资讯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女人
数码 汽车
旅游 游戏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西部黄金8200万投资“输”给野骆驼

  正筹划高溢价收购锰矿资产,欲打造黄金与锰业双主业的西部黄金(601069,SH),一些金矿、铁矿的探矿申请被拒,还有一个铁矿的开采被终止。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一种野生动物。

  8月4日,西部黄金连发多则公告称,公司多处金矿或铁矿勘探探矿权,因位于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保护区内,按照相关规定,需立即停止一切勘察活动并退出保护区,相关探矿权申请也被退回。而此前,西部黄金已经就上述矿产前期投入勘探费用逾8200万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上,野骆驼属于国家一级保护野生动物。

  金矿、铁矿探矿权均被退回

  8月4日,西部黄金公告称,日前收到新疆国土资源厅出具的两份《探矿权申请资料退回通知书》。《通知书》称,公司此前提交了“新疆若羌县科斯曼东金矿勘探”和“新疆若羌县沟口泉西铁矿勘探”探矿权申请资料。但因勘查区位于新疆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内,根据有关规定,需停止一切勘察活动并退出自然保护区。因而西部黄金两个探矿申请被退回,不予受理。

  与此同时,西部黄金也收到若羌县国土资源局出具的《关于上报保护区告知函材料的通知》。公司另一处探矿权“新疆若羌县恰什坎萨依金矿勘探探矿权”,也在罗布泊野骆驼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因此要求其要限期退出,“今后保护区内的矿业权一律不予受理”。

  对西部黄金来说,探矿权终止也意味着其前期投入或打水漂。西部黄金称,公司对上述两项探矿权前期投入勘探费用8230.13万元,目前公司已按国土部门出具的相关文件要求,暂停了若羌县科斯曼东金矿勘探工作及沟口泉西铁矿勘探工作,后续公司将针对该探矿权积极对接国家相关政策,减少公司损失。

  三处矿中,另一处投入相对较少。西部黄金披露,公司对若羌县恰什坎萨依金矿勘探探矿权前期投入勘探费用约22.90万元。

  同日,西部黄金还披露,其全资子公司哈密金矿公司旗下的阿拉塔格铁矿也位于这一保护区内,按照相关规定,也需要立即停止保护区的一切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活动、撤离现场人员及设备,并对现场进行恢复治理。西部黄金称,该铁矿现有资产账面净值约3600万元,哈密公司已将该矿停产。而矿山的相关资产调拨至其余生产单位继续使用,同时妥善安置该停产矿山的工作人员。

  为了解更多详情,8月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致电西部黄金董秘办,但未能取得联系。

  记者注意到,去年至今,西部黄金的重要子公司因安全事故频遭安全生产监管部门罚款、停业整顿等处罚,为此甚至引来了上交所的问询函。

  资料显示,2017年3月9日,西部资源全资子公司哈图公司收到塔城地区安监部门出具的《行政处罚告知书》。《告知书》显示,哈图公司在2016年7月和11月,分别发生两起冒顶事故,并致两人不幸遇难,且第一期事故中存在瞒报行为。根据相关规定,对哈图公司作出责令停产停业整顿,并合计处13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由于哈图公司对西部黄金业绩影响颇为明显,上交所也紧急问询了停业整顿情况和对业绩的影响。财务数据显示,2016年度,哈图公司营收占西部黄金营收的比例为43.24%,净利润占西部黄金净利润的106%,标准金产量占比为41.97%。

  对于上交所的问询,西部黄金3月中旬回复称,事故发生后,哈图公司正积极整顿,加强安全教育,排除安全隐患。后续将加强安全保障,进一步强化相关岗位人员的责任意识,避免再次发生类似事故。

  然而,2017年4月30日,哈图公司再次发生一起顶板冒落事故,导致1人不幸遇难。为此,5月11日,塔城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专门出具的《督办通知》指出,近年发生的事故反映出哈图公司存在管理上的漏洞,按照地委、行署领导批示,要求其立即停产整顿,对矿区全面深入开展隐患排查治理工作。

  半个月后的5月26日,西部黄金公告表示,哈图公司已通过整改并复工。2017年7月,哈图公司还收到了塔城托里县安监部门《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处以50万元的行政处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