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女人
数码 汽车
旅游 游戏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人工智能敲开银行大门:我来贷规模千亿坚决不做P2P

  6月22日,我来贷创始人兼CEO龙沛智出差回到深圳办公室,眼光不经意掠过一块新奖牌,上面全英文写着“亚洲银行家创新领袖成就奖”。这是他近日从新加坡捧回来的,同时获此殊荣的还包括腾讯集团副总裁赖智明,蚂蚁金服日本分公司CEO Genki Oka。

  我来贷金融创新与智能运用为何能与腾讯、阿里齐名?近几年P2P炙手可热,我来贷却定位于“智能信贷解决方案提供商”,抓住移动互联网风口打造金融科技3.0,运用机器学习智能方案,信贷审批秒内决策,与传统金融机构数天、数周相比效率攀升,从而实现“逆袭”银行,目前已与银行等30多家专业金融机构合作,其信贷注册客户接近1900万人,累计交易规模近1200亿元。

  “P2P只是一个商业模式创新,只有把金融变成技术创新,实现科技智能化,才是核心竞争优势。”龙沛智称,我来贷开业时就决心不做P2P。我来贷陆续牵手多家银行,近日工农中建四大行也纷纷与京东、百度、腾讯、阿里的金融部门牵手,以赶上金融智能化的快车。

  人工智能秒级决策

  移动互联网时代,金融创新科技模式多种多样,我来贷的模式市场上鲜有。

  凭借强大数据处理能力以及机器信贷决策,其APP上只有借贷入口,没有投资项目,借贷资金全部来自银行等专业金融机构。同时,与之合作的银行等专业机构平台上的某个产品,背后也是其提供的产品或者风控技术。

  龙沛智认为科技输出的金融科技有三类,一类是以蚂蚁金服为代表的金融服务整合平台;一种是第三方数据提供商;我来贷属于第三类“智能信贷解决方案提供商”。

  我来贷的大数据系统,拥有超过2000个数据维度,能够在1.7秒钟输出信贷决策方案。所有数据都是客户自行提供或者允许访问,以及公开的各种信息。获取这些数据并不难,难在对零碎、分散的数据进行处理、运用的能力。

  我来贷利用机器学习等人工智能技术,挖掘不同人群的特性以及金融表现,建立不同的预测模型,从而替代需要人工干预的判断和决策。其独创的WeDefend多维度风控系统,可以对借贷用户授权的各种信息进行结构化交叉分析,建立用户360度画像,再把这些数据跟贷款、还款结合起来,从而精准判断用户的信用等级,实现批量化、标准化、自动化数据处理。

  “数据应用至关重要,但是错误使用也是致命的。”龙沛智认为机器代替人脑从事金融服务,考验的是金融专业性与科技创新结合的能力。

  我来贷的智能贷款,借款人申请到放贷全程最快只需3分钟,信贷审批决策最快仅需1.7秒。截至2017年5月底,我来贷内地信贷注册用户超过1861万,交易规模累计达1182亿元。因其定位于“年轻人的口袋银行”,客户多数都是20-35岁的年轻客户。

  我来贷创立于香港,2014年进入内地,2015年4月开始研究并使用人工智能。龙沛智回忆当初创业时称,我们走得比较前面不是因为技术出身,恰恰是因为银行出身,“所以看得比较远,可以准确选择具备竞争力的方向。”

  龙沛智曾在渣打银行和花旗银行任亚洲地区高管职位,主管个人信贷业务及创新金融;我来贷中国区总经理陈俊仁,曾是华润银行总行副行长,同样分管过小微金融和电子、科技部门,他们身上都同时具备金融与科技的基因。

  我来贷三年时间实现了千亿规模业务,但团队只有400多人,其中70%是技术和风控人员。我来贷的智能贷款,实现了从获客、申请到审批一条龙全程服务,这种精简之极的部门设计,与银行庞杂的机构设置形成鲜明对比,线下人海战术在机器面前,已经显得过时。

  与银行共舞

  马云曾经说过,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

  我来贷没有想去改变银行,而是找到银行痛点并利用科技智能手段解决,与银行战略合作共同做强做大,实现互惠互利。目前,我来贷合作机构包括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广东南粤银行、晋商消费金融、锦程消费金融、安信小贷等多家专业金融机构,目前正在商谈合作和产品开发的还有20多家机构。

  我来贷核心高管来自外资和中资银行,对银行的痛点非常了解,深知银行所需。龙沛智认为银行存在三方面痛点,一是人力不足、网点有限,线下成本很高,难以服务到普惠人群;二是传统银行有较强的金融基因,但技术基因较弱,很难招到合适人才;三是银行监管比较严格,自己尝试比较艰难,但通过合作采用验证过的解决方案,更容易获得监管通过,同时区域银行品牌的地域性限制,全国性开展业务难度大。

  针对银行痛点,我来贷形成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的三种模式:资金合作、白牌合作和风控合作。资金合作即为机构提供借贷资金,我来贷通过产品和风控为其匹配优质借款人,帮助机构信贷资产快速增长,实现快速盈利;白牌合作由我来贷帮助金融机构设计线上APP或H5产品,运用线上线下的营销方式获客,并提供风险排查,扩大金融机构优质用户群;风控合作模式则是在我来贷的支持下,运用大数据改善金融机构风控流程和效率,自动化审批节省人工成本,也帮助机构通过移动大数据更全面地还原客户画像,从而更好管控信用和欺诈风险。

  银行与我来贷合作,根本目的是通过智能信贷手段,来提高业务效率,降低成本。龙沛智称,“目前我来贷和金融机构合作的业务量已占业务总量的30%左右,未来有望达到5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