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女人
数码 汽车
旅游 游戏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斗胆给魏建军的WEY一句诤言:高筑墙 广积粮 缓称王

在一个统治合法性来源花样最多的国度,中国历史上的造反事例可能是世界上最多、最频繁的,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演绎到了极致。

仔细剖析,我们会发现那些造反事例中,最被教科书推崇的农民起义,领头人真正是农民出身、最终成功建立王朝并传承下来的,数千年来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朱元璋的大明王朝。

为什么历史上无数的农民起义,只有朱元璋成功了?外在因素很多,内在因素是朱元璋的个人能力,有勇有谋,甚至好运气。而其中,善用人,尤其在关键时刻采纳了最正确的意见,被认为是决定性因素之一。譬如,采纳“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战略意见。

1356 年,朱元璋攻占集庆(南京)后,终于有了一个拿得出手、可为凭借的根据地,正式加入逐鹿天下的游戏。但其时,朱元璋是最弱的一个玩儿家,围绕他的元王朝、张士诚、徐寿辉、张明鉴等等,每个都比他个头大、实力强。

就像小孩子拿着一把匕首面对一堆肌肉男,要在强敌环伺的局势下生存下来,接下去怎么玩儿,朱元璋很迷茫、很慌张。

就在此时,谋士朱升给朱元璋出了个主意。“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短短九个字,却改变了中国历史,甚至世界历史进程。

与其它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汽车产业最大的不同在于有数家已经较强的自主车企,比如吉利、长城、长安等,却依然是群魔乱舞,品牌混杂,良莠不齐,相对粗放。吉利和长城经过前期以价取胜的成长之后,推出了旗下高端品牌,吉利Lynk和长城WEY,直面合资品牌,要为中国品牌闯出一片更大的腾挪空间。

相比其它强势中国品牌车企,如长安、上汽、广汽等大国企,吉利和长城这两家民企起家的草莽气息非常浓烈。吉利通过一系列的收购、改造,隐然已具国际化气质,尤其是沃尔沃合资后的吉利Lynk,方方面面都已没有吉利品牌的泥土气息。长城起家靠的是小货车、皮卡等低端产品,为此哈弗品牌独立发展以摆脱低端商用车的印记,WEY品牌更是为了冲得更高。

最新销量数据出炉,长城WEY VV7连续两个月销量攀升,累计销量近万辆。但无论是谁,都不应该认为长城WEY已经成功。毕竟,另一家货车、皮卡起家的车企福田汽车推出的宝沃汽车,也是号称豪华品牌,也是同样的堪比合资品牌价格,也是在推出初期销量喜人,但如今销量连续下挫,前途未卜。殷鉴不远,观致如今的沉沦还在让人唏嘘。

长城WEY未来会怎样?虽不好断言,但我们发自内心的希望它能成长壮大起来,为中国品牌自主向上闯出一条可供跟进的路径。特别是,长城老板魏建军把自己的姓氏都堵上了。对于这个一直低调的实干家来说,WEY的推出看起来颇有破釜沉舟奋力一搏的豪气,不成功则成仁的勇气。

改革开放以来,快消品、家电等先行一步的市场化产业,我们见证太多中国企业家的浮沉。汽车行业市场化也就近二十来年的时间,真正发展是从21世纪开始,相比其它先行行业,发展才十几年的中国自主汽车依然是第一代企业家的天下。

从魏建军身上,我们能看到第一代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才干和胆气。他们往往对市场极为敏锐,比如,魏建军对中国SUV市场先机的把握。2004年,中国SUV市场还停留在越野SUV为主,城市SUV稀有且市场极小,长城就利用其皮卡产品基础推出了第一代赛弗SUV。2011年,中国城市SUV市场方兴未艾,物美价廉的产品奇缺的机遇期,长城以某日系品牌SUV为原型,推出了神车哈弗H6的第一代产品,一炮打响,畅销至今。

长城今天所取得的成功,与魏建军对市场灵敏的嗅觉密不可分,同时,魏建军当断即断的魄力也得到了时间的证明。2014年,在哈弗品牌独立之后的第二年,长城果断暂停轿车业务。虽然当时被质疑是“坡脚前行”,但之后蒸蒸日上的形势,长城用业绩有力回击了质疑。

就在SUV依然火爆,哈弗品牌整体处于上升通道之际,长城推出了WEY,没有外资背景背书,全靠中国品牌的一股向上之气。从大势看,当下中国的民族自豪感达到多年来的高峰,民族自信已成主流,战狼2的成功,或许能成为高端中国品牌终必成功的自信来源之一。国人对高端中国品牌的渴望,目前看来除了WEY,也许只有吉利Lynk能满足。所以,市场空间富余,WEY将在很长一段时间都能享受到国人情感上的厚待。

WEY赶上了一个好时代!

赶上了好时代的WEY,也赶上了魏建军的好年岁。1964年出生的魏建军,今年53岁,正处于企业家经验、精力达到黄金平衡的年龄。无论是说干就干的敏锐还是当断即断的魄力,时间都已为魏建军正名。且与所有中国第一代企业家一样,不只是WEY品牌,整个长城汽车,企业文化中魏建军的个人色彩极为浓烈。

长城最为外人熟知的企业文化是其准军事管理。长城管理非常严格,甚至有人批评说是过于刻板的严苛。对员工、供应商、经销商等等附利群体来说,在形势一片大好的时候,面对强人领导,他们会为利益让渡出自己的部分自由,甚至尊严,也会掩盖自己的一些真实想法和诉求。

这种情况下,魏建军获得的可能未必全然是真实。就在WEY VV7涉嫌油耗虚标事件之后,坊间流传一种说法,称,VV7的油耗虚标是因为以VV7的车重,长城现有的技术能力难以达到魏建军对其下达的油耗指标,下面的研发团队只好从表显油耗上想办法。这种说法是否属实,我们外人当然不得而知,或许就是一个谣传。但争议至今,即使是长城的铁杆,理性上也会承认VV7的油耗确实存在一定偏高。

不知道魏建军对此有何看法。但以汽车行业,甚至工业制造的一般规律来说,部分车评人所提及的长城WEY VV7的问题是具有一定说服力的。比如极限驾驶性能与其车重之间的平衡,VV7是作出一定取舍的,而车重的增加又是因为VV7对豪华性的追求。

这种取舍,既有囿于成本而对可感品质要求很高的原因,也有中国品牌造车历史相对较短、积淀有一定局限的因素。长城涉足乘用车领域始于2007年,至今10年,第一款乘用化SUV产品哈弗H6是2011年推出。在魏建军的坚持下,长城是国内少有的对自主研发舍得投入的车企。但即便如此,十年乘用车造车史,要说车身、底盘、动力、内饰、电器等所有系统,以致整车集成能媲美具有百年历史的跨国车企,都是不太令人信服的。

想必魏建军对此应有清醒认识。鉴此,我们才有底气给魏建军送上诤言“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从长城本身来说,虽然个别产品销量下滑,但哈弗品牌系列目前整体势头依旧良好。不过,因哈弗品牌口碑而生的WEY品牌,其VV7和VV5等与哈弗品牌同级、同价竞品之间,如何区隔,需要智慧。即使是哈弗品牌内部,哈弗M6上市之后,对哈弗H6必然的冲击,也在提醒长城:SUV大类之下,哈弗品牌不可能无限布局细分产品而各自相安无事。在内部兄弟产品相互冲抵、哈弗品牌和WEY品牌或将竞争的情况下,2020年哈弗品牌冲击200万辆全球SUV品牌冠军的愿景是否安好?

以长城的体量,研发、营销、管理、人才等方方面面的资源,乃至魏建军个人的精力,是否能兼顾哈弗品牌2020愿景的同时,支撑WEY品牌的快速前进?

所以,WEY是否可以走慢一点?

缓称王不是说不称王,而是重在一个“缓”字。WEY或许没必要那么心急,魏建军还有足够多的时间。

回顾篇首,为什么要着重笔墨讲述朱元璋的“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因为魏建军与朱元璋有足够多相似之处,胆大、敏锐,也有一定的运气。朱元璋在拿下南京后,虽有一定的依凭,但在那个乱世中相比周围列强实力依然较弱。同样,长城虽然哈弗品牌做到了中国品牌SUV第一,长城WEY也隐然具有冲击合资品牌的格局,但相比虎视眈眈的大众、福特、丰田等一众合资品牌,WEY依然称不上强大。即使是和有沃尔沃背书的吉利Lynk相比,WEY也没太多胜算。甚或,长安、上汽、广汽,这些家底丰厚的强势中国品牌车企,他们要复制出WEY一样的高端中国品牌,也有更多的资源。

当然,中国汽车市场足够大,WEY与合资品牌,与吉利Lynk,或者与其它中国品牌推出的高端品牌,完全可以实现并争共存。但是,无论是网联智能化、电动新能源化的产业大变革,还是日渐成熟、更为精明的中国消费者,给予一个新品牌,尤其WEY这种价格较高的品牌试错机会都很有限。近几年,在SUV暴涨、低端消费市场普及的中国汽车市场,涌现出很多所谓的黑马品牌、黑马产品,但是现在呢?体系能力不足的车企,技术品质不过硬的产品,而今还安好否?

言及于此,希望我们的忧虑是多余的,长城WEY、吉利Lynk都会像战狼2那样势不可当、屡创新高。

(来源:车界微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