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女人
数码 汽车
旅游 游戏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中国家电出口升级 下一站“智能化”

  在国内市场趋于饱和的背景下,家电厂商将目光纷纷投向海外。

  今年4月举行的第121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下称“广交会”)期间,外商云集。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家电分会秘书长周南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家电出口延续了去年下半年的回稳趋势,而且打响了智能家电普及之战。

  在广交会上,海尔U 平台及智能家电、美的M-Smart平台及智能空调、格力的智能家居、志高的云空调、格兰仕的G 智能白电、长虹的智能家庭、海信4K激光电视、TCL的量子点电视、康佳OLED电视等都颇为抢眼。

  “原材料成本上来了,汇率稳定了,企业降价的动力就少了很多。”周南表示,“十三五”期间家电出口规模将步入波动期,在下一轮智能化和人工智能的全球竞争中,如果中国企业不能抢占到该有的位置,将会很危险。

  出口温和回暖

  “去年开始到今年,海外大客户对中国企业一是看好,二是害怕,因为中国企业的竞争力在上升。”奥马电器副总裁姚友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1~2月,家电出口91.97亿美元,同比增长0.3%。其中,空调及压缩机出口1536万台,同比增长12.6%,出口额19.95亿美元,同比增长2.2%;冰箱及压缩机出口1369万台,同比增长12.3%,出口额9.97亿美元,同比增长12.7%。

  周南认为,中国家电出口占据的世界份额,无论产能还是贸易2014年都到了一个顶峰,在品牌和技术(高端产品)上短期内面临突破的瓶颈,所以2015年下滑,2016年回稳,那么从波动曲线来讲2017年有小幅反弹也是正常的。

  “为什么这两年家电出口变好?因为中国不仅拥有产业优势,还拥有大量成熟的技术工人,短期内中国家电的产业地位不会转移。”周南说。

  尽管中国劳动力成本优势逐渐丧失,但劳动生产效率不断提高,相对成本优势还在。姚友军说,目前中国工人的工资比巴西、印度高,与墨西哥、土耳其持平,但成本还有优势。近期他参观了一家巴西冰箱厂,5000名工人,一年生产300万台冰箱,而奥马电器拥有7000名工人,去年冰箱产量750万台。

  除了劳动效率外,中国拥有完善的产业链结构,零部件可以就近供应。例如,冰箱的电脑控制板,以前从台湾采购,现在从深圳采购。而墨西哥、土耳其、印度、巴西等地的家电生产企业,还要到中国来采购零部件。

  从代工到品牌

  去年海尔收购美国GE家电、美的收购东芝白电和全球四大机器人公司之一的德国库卡集团,这都在释放一个强烈信号——中国家电企业打造世界品牌的时代已经到来。

  做海外品牌,需要全球供应链的支撑。因此,家电企业近年频频进行跨境收购、设立海外生产基地或合资公司,完善全球的品牌、制造、研发、销售网络布局。

  海尔接连收购了新西兰的斐雪派克、三洋白电的东南亚资产、美国GE家电,今年3月海尔正式启动全球化品牌战略。而美的去年海外并购的资金投入超过300亿元,2016年及2017年年初,完成了东芝白电、意大利中央空调企业Clivet、德国机器人企业库卡集团和以色列运动控制和自动化解决方案公司Servotronix的收购,为全球运营奠定坚实基础。

  在周南看来,从1980年开始的经济周期里,中国凭借劳动力等优势承接了世界分工体系里的生产角色。上一轮以互联网技术为核心的产业周期逐渐进入尾声,在即将到来的新的增长周期里,中国将不会满足生产国的地位,将向研发、创新的领域努力。

  “我们在产品研发上大量投入,OEM(代工)订单大多拼低价,很难体现产品的创新价值,而且国内环保、人工等成本在提高,原来的代工出口模式难以持续,所以我们瞄准世界品牌来做。”老板电器海外事业部总监刘清宇说,老板电器已在美国加州设立了创新中心。

  放弃单纯的低价竞争,是今年广交会的主旋律。代工企业也从OEM走向ODM(原始设计制造商)。姚友军透露,今年冰箱的成本上升了15%。

  下一站:智能化

  智能化,是中国家电企业超越老牌跨国公司、打造海外品牌的良机。本届广交会期间,各家打响了智能家电的普及之战,大企业的展示主题是智能化,像海尔、美的、格力等巨头,智能家居和智能制造的“双智”战略是它们共同的选择;中小企业也都有智能化的产品。

  志高董事长李兴浩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海外自主品牌的收入在志高出口额中的占比力争达到30%。今年空调的成本比去年上升了12%~13%,志高将大力推广智能云空调,促进产品升级。

  美菱电器的技术总监李昱兵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智能产品兼容大平台的接口,只增加少量成本,所以智能家电可以大行其道。但目前智能产品对出口的帮助并不显著。

  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李昱兵认为,一是智能产品卖到国外,需要与云端连接,这意味着中国家电企业如果出口智能电子产品,必须在海外建立云端或与当地的服务商合作;二是涉及知识产权,美国、欧洲在知识产权方面很严格;三是准入问题,比如,冰箱与云端连接,国外市场对此有特定的要求。

  面对僵局,与国外技术商合作是解决之道。例如格兰仕与艾拉物联合作,搭载G 智慧家居的微蒸烤一体机、电蒸炉、电烤箱等家电,并将在年内进入美国等发达国家市场。

  “在下一轮智能化和人工智能的全球竞争中,如果我们不能抢占位置,这是很危险的。”周南举例称,在今年年初的土耳其空调反倾销复审案件中,按常规这已经是第二次复审,一般会取消反倾销税。但土耳其两家空调企业Arcelik和Vesta要进行国内的空调产品升级,从定频转向变频,又不想进口中国的产品,因此土耳其再次提高税率。

  周南认为,“其实这是技术发展缓慢,技术转移的体现。另一方面,中国的劳动力优势逐渐丧失,也会引起部分产业转移,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从生产国向研发国发展的根本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