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 体育
娱乐 财经
科技 女人
数码 汽车
旅游 游戏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专访瞬心衍生产品开发项目负责人项书悦

  近日,瞬心衍生产品开发项目负责人项书悦先生接受了我们凤凰新闻文化与经济看点栏目编辑的专访。

  (瞬心衍生产品开发项目负责人项书悦先生)

  问:能简单给我们介绍一下国内衍生品行业当下的一些情况吗?

  答:我想纠正一下,我们今天说的衍生品其实应该叫它衍生产品。

  随着国内文化产业的兴起,文化消费在老百姓生活中的比重越来越高。与此同时,游戏、动漫、影视行业,不断开拓除文化内容收入外的盈利模式,前几年兴起的泛娱乐就是在这个市场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书影联动,影游联动,漫影联动等等都是泛娱乐的产物。然而无论是以上的哪一种形式都未涉及到实体产品。于是从前年开始IP衍生产品授权行业逐步兴起,IP版权的拥有方要么自己成立部门管理授权产品,要么委托第三方代理授权。可以说两年间衍生产品行业在前端的授权环节更为热闹,虽然衍生产品行业每年的产值在不断攀升,但比起内容行业的产值提升还是相去甚远。我们分析,原因在于授权IP和产品开发简单的叠加方式过于粗暴,这也是行业早期发展的必然。粉丝已经不满足于在雨伞上印个花,在马克杯上贴个图。仅仅用这样的,没有抓住IP灵魂方式来诠释衍生产品带来的又是价格竞争和盗版横行。所以我们认为衍生产品需要新鲜的设计力量,既是尊重IP本身,又是满足消费者的功能需求。

  问:为什么瞬心会将衍生产品开发作为整个公司战略核心规划的一部分?

  答:瞬心文化的标签是“二次元”,我们充分研究分析了欧美和日韩的二次元行业,发现中国的文化内容开发制作水平已经非常接近发达地区的水平。但有两个方向差距很大,一个是声优经济,一个就是衍生产品的开发,这两个都是瞬心文化的战略核心。业内人都知道这样一个数据,即文化发达国家的衍生品收入比内容本身收入为7:3。按照中国电影市场的产值近600亿来计算,衍生品市场又是一个千亿级市场,但是目前就算加上盗版产品,连百分之二十都不到。另外一方面,迪士尼公司在中国的授权产品产值占比又超过总量的50%。所以我们认为市场空间巨大,方向找准即大有可为,这代表了我们选择的赛道很长。

  问:瞬心在衍生产品开发方面的优势在哪里?

  答:刚才说到,瞬心衍生产品一直强调以设计为核心驱动力,设计优势不仅驱动瞬心与IP合作伙伴的关系,更让选择与瞬心合作的IP创造的衍生产品在市场上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消费。我们选择用设计驱动行业,签约的设计师都是国际大师,这条赛道又压缩得很窄。赛道又长又窄,直接导致我们的竞争对手想要超车难度很大。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瞬心文化的设计理念是独到的,我们始终强调衍生产品并不是在现有产品的基础上做个造型或者贴个图,而是基于IP的内涵赋予产品功能,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设计出发点。这不仅让瞬心文化设计的产品在众多衍生产品内脱颖而出,更能让IP通过我们设计衍生产品得到品牌提升。

  问:可以介绍一下您的设计团队吗?

  答:瞬心的首席设计师是来自香港的Billy Wong黄志佳先生,他曾为漫威英雄、星球大战、DC英雄、变形金刚等世界级的IP设计过大量的衍生产品,他的设计风格和特点是紧紧抓住IP精髓,并在此基础上赋予它意想不到的生活功能。例如“死侍刀架”,“蝙蝠侠大战超人书立”,“黑武士牙签盒”,这些产品被誉为衍生产品中的殿堂级作品。另一位大师级设计师Mark Setteducati马克是一位在美国与大卫科波菲尔齐名的魔术师,他也是哈利波特电影的顾问和产品设计师,他擅长的风格是以魔术道具为基础的产品,往往令人瞠目结舌意犹未尽。我们的设计群总监陈钢雄先生也是多次获得世界工业设计红点及IF大奖的高手。

  除工业设计之外,我们还不断拓展工艺美术产品的设计渠道,我们与浙江理工大学李加林教授达成了衍生产品开发的独家合作,为IP订制国礼级别的织锦产品。因为20年间,李加林教授设计的织锦产品多次被我国的国家领导人赠予外国元首及友人。

  问:能聊一下我们的设计团队的一些经典案例吗?

  答:大家都知道DC有一部超级英雄的电影《蝙蝠侠大战超人:正义黎明》,有一幕非常经典的镜头,蝙蝠侠和超人两位超级英雄互相顶着,力量不相上下,这一幕也被电影海报所采用,我们的设计师以此为灵感将这个镜头用到了产品中,将他们做成了书立。另一位漫威的超级英雄死侍,他的特点是刀剑插入毫发无损,并且死侍具有小贱贱的性格,所以我们的设计师做了一组刀架,将各种刀具插到死侍的头顶,非常符合人物性格。再举一个星球大战的例子,黑武士是星球大战的形象代表,他威猛高大,并且挥舞光剑的动作最深得人心,我们的设计师将黑武士的斗篷做成了牙签盒,黑武士的一只手会从斗篷的缝隙里抽出牙签,就像抽出了光剑。

  (黑武士牙签盒)

  问:瞬心如何保持在衍生产品设计领域的领跑优势?

  答:首先,衍生产品要做到经典级别,并非一朝一夕的功力,他不仅需要对IP深入研究,要抓住IP的精髓,让粉丝看到后有种尖叫的冲动;其次,又不能脱离生活,除了作为手办摆设外,还能利用一些功能让粉丝经常使用它,在使用的过程中又强化IP的属性。所以既要考虑IP属性,又要利用材质和造型,还要结合功能结构。其次,我们非常注重设计师的培养,不仅在公司内部完善培养机制,还在中国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研究院定向培养衍以衍生品设计为专业方向的学生,充分运用“产学研”相结合的模式。我们相信在一定时间内,我们的设计优势来自于个别设计师,但长久来看设计管理流程和人才培育机制才是根本。

  问:目前国内在衍生产品市场上的机遇和挑战在哪里?

  答:我刚才也说到了,衍生产品的市场空间巨大,很多企业都想涉足这个行业,但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哪家能够脱颖而出。就连迪士尼这样的公司,在中国已经开展授权业务将近20年了,但他们的旗舰店售卖的产品仍然还有三分之一以上是从国外进口的。这说明国内设计生产的衍生产品与国外的设计产品还有一定的差距,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设计来弥补这个差距。另外,因为独立设计开发的产品与同类功能产品的价格还是要高出不少,因此此类市场还需要一个耐心的培育期。

相关文章